桃又姬天天滑稽脸啦

纱雾是天使啊天使,草鸡爱她///w///

现在只混这一个圈,所以以后加油高产啦!嘿嘿嘿

啊啊可以叫我桃滑稽(噗嗤)和各种什么桃(例如小桃花?🌸

新QQ3186209781,加我这个QQ号叭记得备注从这儿来哒qwqq
欢迎扩列来找我唠嗑儿!/笔丁丁

喜欢每一个身体里藏有精灵的孩子♡

【亮瑜】齁甜齁甜的小糖块

x那日桃又姬终于想起来了她的lof密码
x失踪人口回归
x沉迷于高校paro无法自拔的我
x文风幼稚但应该不是劣质糖果
x有bug的地方请务必悄悄告诉我我好改qwwqq
x有的地方排版有毛病且有邦信出没介意慎戳

  “诸葛亮,我手机坏了,定不了闹铃,明早你记得叫我。”周瑜无意识地晃着白花花的两条长腿,说话的人就穿了件白色衬衫和深色七分裤,坐在诸葛亮对面床的上铺捣鼓着黑屏的手机,皱着眉,头也不抬地对一直盯着他愣神的诸葛亮如是说。

  诸葛亮这才把视线从那两条白皙的上移开,擦了擦并不存在的口水点点头笑着说好好好。

   哪成想诸葛亮定了闹铃忘开声音,再加上当晚陪同寝的刘邦韩信偷偷猫被窝里打了一晚上红十,而刘邦韩信尖得很,俩人早早就起了也没叫醒诸葛亮和周瑜,于是俩人一觉睡到大天亮。

 “诸葛亮,我有句mmp一定要讲……”周瑜手忙脚乱地穿着衣服,一旁的诸葛亮也略慌地穿着衣服。

   “不当讲不当讲……”诸葛亮穿完衣服就赶紧去给周瑜挽起头发绑成低马尾。

 “说好叫我起床的呢?珂珂。”周瑜想,为啥刘邦韩信这俩人能起来?为啥起了不叫我?自己委屈极了地训着诸葛亮,诸葛亮也好脾气地听着不敢反驳一句话。

 周瑜看着诸葛亮挺抱歉的神情,也不再多说什么,气也消了,不知道想着什么在发呆。

 “好了。”诸葛亮拍了下周瑜的脑瓜顶,悄悄瞅了一眼还坐在凳子上沉默的周瑜,以为他还在生气,就站到他面前蹲下,抓着周瑜的手,像哄一个因生气而闹别扭不说话的小孩一样对他说:“别生气了呗,我给你买糖吃成不?”

 发完呆的周瑜一脸关爱智障的眼神,但突然想逗逗诸葛亮,就抽出自己的手,无视掉诸葛亮自己走向门口,诸葛亮一看,慌了,完犊子了,真惹着人儿生气了。赶紧追上去,一只手拉过周瑜要开门的双手,另一手扣住那人的后脑勺,别到墙上就亲周瑜,十分温柔的吻带着九十分的歉意,而周瑜是一脸蒙逼的。

 “诸葛亮你……别乱啃啊!?”

 诸葛亮嘴角还是挂着淡淡的笑容,顺着周瑜的嘴角一路往下又舔又亲,跟狗一样。

 “那个……不是很想打扰你们,但是,已经快中午了,不去上课真的没关系吗?”一个熟悉的声音想起,吓得周瑜一脚踹开了诸葛亮,红着脸说我不是我没有。

 韩信一进屋就看到这么个场面,辣眼睛极了,韩信还很好脾气的说,就在韩信身边的刘邦看见了,笑得跟个狐狸似的,说:“卧槽诸葛亮,有你的啊,背着我俩干着这种事情,略略略。”结果韩信一个巴掌糊到刘邦脸上,皱眉瞅着那俩人说:“你们不觉得大白天这样有伤风化吗?”

 周瑜又羞又气地摆着手:“不是你想的那样啊……”

  后来周瑜又想想,不信拉几把倒吧,然后瞪了眼诸葛亮,扭头走了。

 诸葛亮却觉得刚才周瑜的瞪眼那可真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娇嗔吖,迈开步子追了上去。

  诸葛亮搂着周瑜的肩说:“……晚上继续怎么样?”

  “不怎么样……”周瑜抿着嘴瞥了他一眼。

  刘邦看着逐渐远去的俩人,笑着看愣愣的韩信也想说些什么:“信……”

  “做你的梦哦。”

  

【亮瑜】车

没有标题的肉x
深夜开车x
挺甜的肉x
自己立的flag哭着也要码完x
拖欠了一周真的抱歉qwq!
祝食用愉快w!

http://www.jianshu.com/p/24ac00a6b46e

链接无效的话评论也会放一遍的w!

【亮瑜】我很久之前就喜欢你了

x深夜丢糖,祝食用愉快
x又是块巨糖,小心蛀牙
x画手设定,严重ooc
x大概是心机宠妻亮和心机迷弟(?)瑜
x可能文字排版什么的有点小bug介意慎戳
x主要是吃糖嘛好像有点肉渣吧

  周瑜是个有梦想的画手,他励志要超越热度永远高出自己那么一点点的诸葛亮。

  他又一次刷新了一下页面,自己的新画有两百多的人喜欢,而隔壁诸葛亮的新画二百五十个赞。

  周瑜小生气地想着,放下手机去喝牛奶了。等回来的时候,发现诸葛亮QQ小窗了他。

  有空吗?想和你一起约几个画。

  周瑜惊讶,反复确认那条消息是不是真的,发现确确实实是诸葛亮刚才发过来的,然后尽力掩盖住自己的激动,淡淡地回了句好。

  周瑜不得不承认诸葛亮画功了得,能和他一起约画也是有点幸运的,而且还是对方主动的,就勉强答应吧。

  诸葛亮很快又发过来一条消息:那今天下午我去你家给你看一下我画的几张草稿。

  诸葛亮和周瑜是同城的。至于怎么知道的,周瑜作为他的粉丝当然也会关注。

  周瑜咬唇,抓着手机的双手冒出丝丝细汗,近乎颤抖地打着字,然后在发出的那句可以后面不小心丢了张图,是张表情包,别说了我同意操你.jpg

  我我我……!吓得周瑜赶紧撤回,但对方好久没有回复。

  但愿他没有看到,万一误会了什么,自己在诸葛亮心中的印象那得多……细思恐极。

  周瑜把自家地址发了过去,然后捋了捋自己棕红的长发,别过耳后,心烦意乱地开始收拾屋子。

  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泼染在屋内,干净的地板泛着金花,周瑜看着整洁许多的屋子,坐在沙发上绞着手指等待诸葛亮来。

  与约定的时间过了两分钟,那人才珊珊到来。

  打开门的周瑜愣了一下,看着门口的诸葛亮抿了下嘴,心想:真人比照片上要好看得多啊……

  “不好意思,来晚了。”又顺手熟练地揉揉比自己矮一小截的周瑜柔软的头顶。

  声音也好好听...哎?不对,这就是传说中的摸头杀吗?周瑜抬头看着笑得很抱歉的诸葛亮,让开了身子,按捺住心中的小兴奋,捻着额前的刘海说:“嗯……没事,你、你进来吧。”尽量让自己显得高冷帅气狂拽一点。

  周瑜领着诸葛亮进了画室,和他坐在座椅上看诸葛亮带来的草稿,草稿上的两个人一个棕长直,一个蓝短毛的。经诸葛亮画了两下,周瑜觉得好眼熟哦……

  不对,这不是我和诸葛亮吗?

  周瑜使劲揉揉眼睛,又看了看,嗯,确实是自己和他。脑子像被意大利炮弩轰炸过了一般,而本人也傻了一般杵在座位上,耳边诸葛亮的话一句也听不清。

  这是搞哪出?

  诸葛亮看到身边那个人迷茫的眼神,轻笑一声,故作紧张地问:“怎么了?”

  “你、你为什么画……画我俩啊……”周瑜低下头,看着自己纠结在一起的手指小声地问。

  诸葛亮假装不知情的说:“没有啊。”

  “难道都督很想我画咱俩吗?”诸葛亮靠近那人白嫩的脸,叫着周瑜的笔名调笑着反问道。而左手握住对方的腰肢,周瑜下意识地哼了一声,而右手放下手中的画纸,挑起周瑜的下巴,慢慢贴过去,左手还轻揉着那人敏感的腰。

  周瑜慌得不知道做什么,近在咫尺的唇马上要亲上来,二人的呼吸交错在一起,乱了他的心智。

  诸葛亮突然松开周瑜,远离了那张被呼吸熏的粉红的脸,噗嗤一声地笑出来。

  周瑜意识到对方在调戏自己后,又羞又气地推开诸葛亮差点哭出来。

  去你的诸葛亮。

  转身要走出这个房间要去静一静。大步走到门口,刚要按下门把手的手被诸葛亮突然抓住。

  “对不起,我不是嘲笑你,是觉得你很可爱才笑的……”另一只手给周瑜顺毛。

  周瑜还是不肯转过身,诸葛亮没辙了,把周瑜转过来轻按在墙上,一条腿顺势挤到周瑜两腿之间,使周瑜靠着墙坐在诸葛亮的大腿上。

  “……哈?你不要在调戏……”周瑜颤着细细的嗓音,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堵住了。

  诸葛亮吻住周瑜的唇,无视那人的错愕,吮吸着周瑜的唇瓣,舌头轻松地撬开对方的贝齿,搅弄着周瑜口中的柔软,无法吞咽的律液从周瑜嘴角滑落,从未有过接吻经验的周瑜不知如何呼吸,憋得难受,诸葛亮适时地放过轻吟的周瑜,分离所牵出的银丝更显淫靡。周瑜擦了下嘴,大口喘息着。

  “接吻要用鼻子呼吸哦。”

  “我很喜欢都督呢……”

  “不是开玩笑的,是真的喜欢……”

  “从心里的那种恋人之间的喜爱哦。”

  诸葛亮把玩着周瑜的长发,说着让人脸红的情话,惹得周瑜原本就粉嫩的脸更加通红。

  “还有,都督早上发的那张很快撤回的图片我看见了……”

  如果地上有个洞,周瑜会马上钻进去。

  “都督要试试吗?看看到底是谁操谁。”诸葛亮脸上的笑意更浓。此时周瑜的生理泪水刚好落下,吓了诸葛亮一跳。

  “哎,不是……别哭,那个,乖……别哭了宝贝儿……”诸葛亮擦着周瑜的眼泪,不停地安抚周瑜。周瑜看诸葛亮这么担心自己,坏心的想捉弄一下诸葛亮,于是使劲挤眼泪,靠在诸葛亮肩窝上抽泣着,断断续续地说:“……你真轻、轻浮……”

  “我只对你一个人这样的……别哭了,我我请你吃糖。”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糖,迅速剥开糖纸,然后将圆圆的糖果塞进周瑜半张的嘴里,周瑜含着糖果,想了想,起身啄了一下诸葛亮的唇,依旧小小地抽噎着:“那你只能对我一个人这样……”诸葛亮此时被周瑜细细软软的声音直戳心窝,捧着周瑜的脸亲了一下周瑜带着泪花的眼睑,诸葛亮没有发现周瑜的小计谋得逞后的窃喜,连忙轻声回应着好好好。

  诸葛亮抱起周瑜,径直走向敞着门的卧室,小心地将周瑜放在床上顺着那人的头发。而周瑜靠着诸葛亮安静地吃着诸葛亮放在他手心里的糖。

  “总吃糖会蛀牙。”

  “可是是你我给我的啊,而且就今天吃几颗,不是总吃的。”

  “好好好,那以后要少吃。”

  “嗯,看心情吧。话说你什么时候对我有非分之想的?”

  “我很久之前就喜欢你了。”

  

我好像喜欢上隔壁的他了(一)

x一见钟情的老套剧情
x依旧是个短小的甜饼,不甜你打我
x大概是个日常向沉迷于调戏乖周瑜的套路亮
x还会有后续(最后会有肉嗯),不会很长,会越来越甜的

  诸葛亮一开门,就看见对门空了许久的屋子好像住进来人了,因为他看到了敞开的防盗门,和门口大大小小的纸箱。
  屋里出来一个棕长直的人,自带光芒的感觉,使得诸葛亮控制不住地看向那人。
  俊俏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正要弯下腰好像要去搬脚边一个写着“书”的一个大箱子。似是注意到了诸葛亮那边传来的视线,直起身抬头看向诸葛亮,将窜到眼尾边的发丝别过耳后,对那人浅笑了一下:“你好,我是新搬到这里的周瑜,以后请多关照了。”名叫周瑜的那个男人鞠了个躬,便又俯下身子。 
  “嗯,你好……互相关照。”诸葛亮点点头,心想:麻麻这人笑起来太撩人了啊啊啊我要娶他我是谁我在哪儿。
  诸葛亮看他好像很吃力,就走过去和他一起搬。
  “谢谢……”感觉轻松了很多的周瑜愣了一下,对前来帮忙的诸葛亮感谢的说。
  “你散着长发干活会不舒服吧,我帮你绑一下头发吧。”诸葛亮挑眉问道。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周瑜翻翻衣兜,并没有找到头绳,只找到了平常用不到几回的备用发带。他不是很会用发带,自己反复尝试了几回,都没能绑住头发。诸葛亮就靠着门框看着手足无措的周瑜,微笑着不说话。周瑜只好恼羞成怒地把发带递给诸葛亮,小小声地说:“……你可以帮一下我吗?”诸葛亮当然点头,接过那条暗红色的发带叼在嘴中,双手束起那人的长发,手指穿过周瑜柔顺的长发,诸葛亮觉得香喷喷的真好闻,于是就低头埋在手中的发丝间,说:“真好闻,我喜欢……”惹得周瑜耳廓粉红粉红的,周瑜低着头看着脚边的那些箱子,轻声说:“是吗?我也觉得很好闻,所以一直在用这个牌子的洗发水……”
  诸葛亮给周瑜扎了个高马尾,其实他想扎双马尾来着,想了想怕周瑜生气所以就放弃了扎双马尾的念头。
  凭借身高的优势揉了揉周瑜的头顶,说:“我们一起搬吧。”周瑜没有过多推辞,点点头。
  俩人一箱一箱地搬到屋里,干完活后,已经到午饭饭点了。
  周瑜和诸葛亮坐在客厅中的沙发上,诸葛亮看着墙上暖色系调的壁纸,即使客厅空荡荡的,但依旧感觉并不清冷。
  “今天麻烦你了。”周瑜喝了口水,把杯子放在茶几上后偏头询问好似发呆中的诸葛亮。诸葛亮转头,看着脸红扑扑的周瑜,笑着说:“不麻烦。”
  周瑜才想起来,他还不知道新邻居的名字啊。
  “我叫诸葛亮。”诸葛亮好像知道周瑜在想什么似的,拨弄周瑜额前粘着汗水的碎发说。
  周瑜好像不是很排斥诸葛亮对他的这种亲昵动作,说:“我请你吃饭?你想在我家吃还是出去吃?”
  诸葛亮没想到周瑜还会做饭。当然是吃你亲手做的啊。
  “我想吃你……”诸葛亮看着起身的周瑜,杵着腮帮子说。周瑜愣了一下,看着诸葛亮喝完一口水说:“……做的饭。”周瑜从惊吓中缓过来,点点头说好,就拎起沙发上的一袋子食材进了厨房。诸葛亮眯眼看着那人脑后一甩一甩的马尾和细细的腰段发愣。
  调戏成功。
 
  厨房传来食物的香味,从厨房出来的周瑜不知何时已经解开了发带,散落在肩后的长发和他本人配合在一起好看得很,明明是男人,却没有因为俊俏的脸和柔软的长发显得娘气。
  “诸葛亮,来吃饭。”

【亮瑜】没有标题的文

甜到掉牙的文/
不甜不要钱/
架空现代校园/

1.
  班级转来了个原本不是本地的新生。
  长相帅气得很,不止班级,整个学校里的一半女生都被他迷得春心荡漾不知所措,看见了没有不脸红的,男生也瞧着好生羡慕。
  不仅脸长的好看,学习也好。来了以后,回回比原本的年级第一高一分,活生生把那个第一挤成第二。
  而且本人也温柔大度,就连运动方面也非常擅长。在球场上挥洒汗水时,女生会在一旁发出尖叫,像是思春了。
  他叫诸葛亮,座位坐在目前的学年第二周瑜旁边。
2.
  其实刚开始周瑜对这个新同学挺有好感的。
  “我坐你旁边咯?”当第一天诸葛亮刚来时,微笑地站在周瑜右手边的空位时,周瑜并没有拒绝。
  甚至诸葛亮碰他时也都没有什么过激的反抗。
  上课时诸葛亮偏头看他,脸上依旧是不冷不淡的微笑,开口说:“我还没有买当地的教材,你可以和我一起看吗?”周瑜当然会点头同意,然后诸葛亮就会非常自然地贴过来,将呼吸喷洒在周瑜右耳上,惹得耳廓泛红。周瑜若是往后缩,他便一把手放在那人敏感的腰上然后一使劲把他捞过来,之后淡淡地说:“离那么远,看不到书上的字了吧。”弄得后桌的同学们又激动又害怕还有一点小兴奋。后来时间久了,周瑜会很生气地问:“你怎么还不自己买教材?”而诸葛亮还是那个平淡的嗓音:“忘记了。”弄得周瑜很无语。
  结果就这样看书那人考试也总比他高一分获得全班第一,然后全年级第一。
  周瑜很气啊。
3.
  后来诸葛亮开始更动手动脚的了。
  课间不总往外跑,没事就把玩着周瑜的棕长直,卷起一缕,绕个圈,再看那发丝从手心滑落,或是将滑到周瑜胸前的他的发丝别过耳后,再在周瑜不开心时揉弄他柔软的发顶。
  周瑜后来有点讨厌这个近乎完美的男人对他做这么亲密的动作。其实他本来就不喜欢与人这么近的相处。
  总是像伸手打掉那只爪子,或者躲开他的抚摸,但总是失败,最后也只能任其所为了。
  慢慢到冬天了,诸葛亮出去玩的次数也更少了。有时周瑜手冷,忘记带手套了,诸葛亮就会抓过来他的手,呵出一口又一口的温热气体。
  “喂……你干嘛?”
  “帮你热热手。”诸葛亮很心疼的揉搓着那双冻红的手。
  周瑜刚开始还是很讨厌这种行为的,可后来他就故意忘记带手套,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诸葛亮发现他好像是故意的了,也没有戳穿他,因为他知道周瑜脸皮薄,虽然他很想看周瑜脸红然后手足无措的样子。
  慢慢不是后桌同学被喂狗粮了,全班同学也只要看见他俩就会猝不及防多口狗粮的吃着。
4.
  夏天来了到了该吃棒冰的季节了。
  “周瑜,我要跟外班同学打篮球,你可以在场外应援吗?”诸葛亮真诚地看着正在发呆的周瑜。
    “哈?应援?像那些女生发疯一样喊加油?”周瑜嫌弃的说着。那些女生莫名躺枪。
  “要不你就在场外看着?”
  “为什么一定要我去呢?”周瑜不解的问,那么多好看女生都在给你鼓劲,为什么还要我去。
  “因为你在我会很开心,打球也更可能嬴啊。”诸葛亮好像是猜到了周瑜的心思一样,又靠近了一点,在自己的嘴唇离周瑜的嘴唇还有几毫米时又离开,转到周瑜右耳边,然后小声地说:“其实那些女生没一个我喜欢的。”那些女生又一次躺枪。
  诸葛亮的靠近和耳边的声音弄得周瑜一愣一愣的。周围同学也一愣一愣的,几秒后就是抑制不住的她们的尖叫声。那些女生的其中一些表示,躺枪算什么,能看到这么赞的画面,值爆了呀,我也想调戏周瑜欸。但也有女生叹息为什么没有亲上去。
  比赛前,诸葛亮把外套丢给坐在场外的周瑜,然后喊着:“帮我拿一下!”
  周瑜觉得莫名其妙,你怎么不放在教室里?
  比赛全程周瑜视线都在诸葛亮身上。
  中场休息时,诸葛亮来喝水,直接拿起周瑜喝过的矿泉水瓶,然后喝掉一些,无视周瑜的阻止。
  “那个,好像是我的水瓶吧。”
  等到最后比赛结束,周围女生的呐喊也没有结束。而诸葛亮直接走过来,拉起周瑜的手,走去小卖部。
  “要吃棒冰吗?”诸葛亮问。然后周瑜点头。
  买了两支牛奶的,最普通的那种圆柱形。诸葛亮给周瑜撕开包装,然后一下子怼进周瑜半张的嘴里。周瑜一脸妈麻批。然后又和他一起走出小卖部。
  坐在教学楼后面的凉亭里,除了他俩好像没有别的生物一样。
  诸葛亮一个不小心看到周瑜吃棒冰的样子。
  两片薄唇吮住上端,然后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着化掉的水,再从下到上慢慢用舌头舔过,之后低下头吮吸着,时不时发出啧啧的水声,偶尔将垂到眼前的发丝别过耳后。
  诸葛亮眯着眼舔了一下嘴不禁说:“真色气。”
  周瑜好像没听清楚,嘴离开被舔舐的棒冰牵出一条银丝来,然后抬头时断掉了。
  “什么?”
  诸葛亮感觉下腹一紧,就把周瑜手中的棒冰和自己手中的放在凉亭里的那张放了自己棒冰包装纸的桌子上。然后突然吻住一脸蒙逼的周瑜,细细的舔着他充满牛奶味的唇瓣,之后将舌伸入周瑜半张的口中搅弄。又在离开时啄了一下周瑜的嘴。
  “接吻时要闭眼哦。”
  “还有,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吧。”
  周瑜脑子像被炸了。“轰”的一声,整张脸连同耳朵一起红了。
  “哈?”
  然后诸葛亮就在周瑜漂亮的脖颈上吮吸和咬来咬去,手还握住周瑜的腰,上下抚摸、捏弄。周瑜抿着唇发出一些细细的喘息,之后颤着嗓音说:“好好好我答应和你交往了。”果不其然,诸葛亮停下了对周瑜的动作,之后惊喜地再次吻住周瑜的嘴,不过没有深入。
  路过的一个女生刚好看到。
  诸葛亮和周瑜也看到了那个女生。
  “妲己什么都没有看到!妲己不会说出去的!你们继续!”然后捂嘴笑着跑开了。
  周瑜捶了一下诸葛亮,诸葛亮也适时地放开了周瑜,想了想又亲了一下周瑜的额头,说:“媳妇儿,走,回班。”
  周瑜低着头翁声翁气地说:“谁是你媳妇儿。”
  诸葛亮笑了一下:“周瑜啊。”然后就牵着周瑜的手回了班。

  “嗳?周瑜你脖子上那个暗红色的是什么?”后座同学好奇的问,然后又好奇地看向诸葛亮似笑非笑的脸,然后又看向周瑜本人红红的耳尖。
  “……蚊子包”

新年贺文?

  非常短小的一个小甜饼
  本来更短的来着
  祝你们基年大鸡巴(bushi)

  刘邦微微弯腰将下巴放在背对着自己的韩信的肩上。
  “刘季你走开。”韩信甩甩马尾示意着刘邦。刘邦却变本加厉地在韩信身上上下其手,嘴角挑起一个轻佻的弧度,带着笑意说:“不走。”
  “……唔你好烦啊。”拍掉刘邦摸在自己腰上的爪子,却被那人扳过身来。刘邦伸出拇指和食指捏住韩信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看向自己。
  韩信微微不爽地看向刘邦,刘邦却笑得灿烂。
  他一下子吻住韩信的唇。

  窗外鞭炮声不绝,响亮得像孙尚香不停放炮一样。

  “雏儿,新年快乐。”
  嗯,新年快乐,刘季。

ooc是我的x